莫言知秋意

身为守护者的我

我是谁?
我确实好奇这一点。
而我唯一的线索是我刚刚爬出的坟墓。
墓碑上面写着名字、生卒年和墓志铭。
“守护者”。
我喜欢这个词。
可惜我已忘了所有。


我的心告诉我:那么就去追寻吧。
把失去的一切找回来!
于是我做了。
在心的指引下回避着各种围追堵截探寻自己的身世。
然后得到绝望的真相。


我硕果仅存的朋友和伙伴,正是他们不惜一切地追杀我。
一切皆因我是守护者,是为了守护人类被植入了怪兽从而能运用超凡力量的人形战斗机器。
从我失去对体内怪物的控制的那一刻起,我就该彻底死去。


心低语着:“是时候抛弃过去选择新生了。”
而我又一次选择了自尽。
假作我心的那东西追问着为什么。


因为当年我是自愿成为守护者吧。
新生的我当然会再次成为守护者。

那个小女孩最后拍了手

我做了一个梦。
——当然只是一个梦而已!


梦里我护送着一个小女孩,在废弃的地下隧道中穿行。
寂静中恐惧、悲伤与疲惫正将我淹没。
而小姑娘则依旧又是跑又是跳地走在前面,她快乐地哼着曲儿拍着手,好像丝毫没察觉到保护她的人本不该只有我一个。


“你为什么不开心啊?”她突然转过身来朝我问道,清甜的童声在寂寥的通道中回响,惊得我心头发颤。
“我还是想读懂你的心!”她自顾自决定道,然后拍手。
我试着制止,但果然如那些研究人员警告的那样,没人能阻止她击掌。


“又是这样!我从没许过伤害别人的愿望!你们却总把一切归罪于我!”生气时她的声音变得尖锐:“那就把一切当成梦然后现在醒来吧!”
当我醒来时,我的耳边仿佛还回响着清脆的击掌声。

紫龙,生日快乐~

贺文写不出来令人绝望_(:з」∠)_但生日快乐总是要说的!

关于两篇scp paro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说明

在这两篇SCPparo(SCP-mha-715-“牵引者”SCP-mha-1053-“回溯女孩”)的世界观中,英雄世界成为英雄的各位理所当然成为了基金会的成员,但除了绿谷之外并没有超乎寻常的能力,绿谷之所以会有类似英雄社会绿谷妈妈的个性的能力,是因为想要设立英雄社会中无个性绿谷所对应的反例即异常能力才是少数派的世界中拥有着异常能力的绿谷。不过作为SCP的eri其实不是这个基金会世界中的土著,而是以穿越之类的形式来到了基金会的世界,保有着被英雄所拯救的记忆的英雄世界的eri。之所以会如此设定是因为在某个剧情讨论群里有人提到了“未来视”夜眼预测的未来为何这次会被改变,然后包括我在内的一群人纷纷表示肯定是eri创造的奇迹,然后还有人吐槽说eri开启了平行世界~(可能是指夜眼看到的平行时空发生过的真实?)因为eri的个性真正意义上是足以逆天改命的存在。于是突然幻想起了eri掉入平行时空的展开~(毫无逻辑的跳跃)希望有人能对此感到有趣。

 

特别鸣谢@云外镜 在我提及scp时真的写了个关于eri的scp段子,激发了我突如其来的热情。

 

涉及名词解释:

什么是SCP?所谓SCP,其实是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的缩写。“SCP基金会”这个概念本身指的是一个由全球众多作者共同创作的关于各种超自然现象、个体等等事件的系列作品。

在这个系列作品的世界观中,世界上真实存在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其本身运作不受任何国家组织干涉管辖,目标为收容世界上的异常现象、事件、个体等等,并统称为“收容物”。许多这些“物品”既可对人产生物理危险,又可对世界范围的人群产生心理影响,动摇他们的个人信念,干扰他们的日常生活。

基金会通过执行“控制,收容,保护”的任务维持社会常态,从而使普通人得以生存并避免陷入恐惧、猜忌或失去信念的境况之中,并从地外、异次元和外层空间的威胁中维持人类的独立自主。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保护”指的不仅是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的影响也是保护异常本身,直至它们被完全理解以及出现自它们的特性及行为上制定的新科学定理为止。

基金会并非是邪恶的组织,但可能会为了保护人类而做出某些极端行为或越过某些底线,比如常常充当实验品的可消耗人员D级人员,尽管他们通常是来自全世界的监狱里的有暴力犯罪背景的囚犯,尤其是死刑犯。

由于基金会的特殊性质,基金会内档案中经常会出现【数据删除】的部分,表现为████,这是一种由于读者权限不足无法阅读到机密信息的正常现象。

一般提到SCP时指的是被基金会收容的异常项目,通过编号可以具体确认所指的项目。

基金会会对所收容的项目分级,这种分级并不代表项目本身的安全程度,而是收容的难易程度,主要等级为Safe(Safe级SCP为容易和安全地被收容的异常)、Euclid(Euclid级SCP为需要更多资源来完全收容或是其收容并非总是可靠的异常)和Keter(Keter级SCP是极难去持续或确实地收容的异常,且收容措施往往是大规模和复杂的)。

文中还有提及的Neutralized(指无效化,已无效化的SCP是已被有意无意地破坏或失效而不再异常的异常)和Explained(指已解明,已解明SCP通常为已经完全充分被理解并能以主流科学所解释,或是被揭穿之前被错误地认知为异常的现象)。根津所说的“SCP-mha-715的项目等级没有从Safe变成Neutralized完全依赖的是SCP-mha-1053的能力”指的就是绿谷差点死了完全靠eri的“回溯”才幸存。这句话其实不完全对,因为SCP是超乎寻常的项目,如果人形SCP死亡,异常现象未必消失反而有可能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SCP-mha-1053-“回溯女孩”

涉及动画未登场人物警告!与绿谷生日贺文SCP-mha-715-“牵引者”一同发布,预祝三个月后第四季动画一切顺利!

 

扩展阅读:

SCP-mha-715-“牵引者”

一些无关紧要的说明

 

SCP-mha-1053-“回溯女孩”

项目编号:SCP-mha-105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mha-1053表现出了极度的配合与服从,被收容在一个不小于5米X5米且拥有足够活動空间的区域内。玩具,书本,游戏,和其他娱乐设施每三个月将进行充足的提供和更换。合适的寢具,浴室,和医疗设施必须在任何时候都可用。

食物每天提供三次,SCP-mha-1053有要求的话一天最多可以提供2次零食。

SCP-mha-1053被容许在Site-██内绝大部分一般区域活动,但必须由实验员陪同。

SCP-mha-1053被禁止在非要求下使用自己的异常能力,SCP-mha-715-2事件发生后,这一要求被更改为SCP-mha-1053被禁止在一般情况下使用自己的异常能力。

SCP-mha-1053被禁止和其他scp进行直接接触,以防止异常的失控,但考虑到SCP-mha-1053对SCP-mha-715的高度依赖性,可以在SCP-mha-715申请后在监控下与之见面。

SCP-mha-1053被要求随身携带紧急按钮,一旦她无法控制自身的异常能力,需要通过按下按钮来警告周边人员,方便Site-██做出及时处理。

描述:SCP-mha-1053看起来是一个亚洲人种的小女孩,有着浅蓝色头发,红色眼睛,左侧额头处生长有一支角状物SCP-mha-1053-1。她自称名为██。

████年██月██日,SCP-mha-1053出现在了Site-██周边,并试图进入Site-██伪装为的中学校园中,因为误以为对方为周边走失的儿童,通████实验员将她领进了外部休息区,但随后SCP-mha-1053显现出了她对通████实验员的熟悉,并且进一步表现出对其他并未出现在她面前的多名实验员的了解。

这使通████实验员怀疑SCP-mha-1053拥有预知眼或者“全知”的能力,并启动了紧急调查程序。

SCP-mha-1053对基金会的行动表现出了高度配合,顺从地告知基金会有关自身的信息,包括她的社会身份、异常能力以及知道基金会成员信息的原因。

这些信息帮助基金会顺利找到了一名与SCP-mha-1053长相几乎完全一致的同名女孩,但她头上并没有近似SCP-mha-1053-1的事物,不具备SCP-mha-1053的异常能力,而且与SCP-mha-1053描述中“能力失控将父亲回溯没了,母亲因此弃家出走”的经历截然相反,她拥有着幸福的家庭。

为了避免刺激SCP-mha-1053,关于找到同名女孩的消息被禁止告知给SCP-mha-1053。

根据SCP-mha-1053的自述,当SCP-mha-1053-1的长度超过██cm时,一切接触到SCP-mha-1053的人类会回溯到之前的某个状态中。这种回溯仅仅针对人体有效,没有办法被SCP-mha-1053有效控制,其回溯的时间长短带有一定的随机性,最糟糕的情况是SCP-mha-1053无意识中疑似将她的父亲回溯到了受精卵时期,而好的情况则是SCP-mha-1053可以将重伤者回溯到受伤前的状态。

SCP-mha-1053十分友善,因为恐惧回溯能力可能造成的危害,所以抗拒着主动使用这种能力。但在SCP-mha-715-2事件中,她使用了自身的力量挽救了SCP-mha-715的生命。

SCP-mha-1053相信基金会Site-██站点为一所名为██中学的英雄学校,这所学校内的师生是英雄这一职业的在职者或者预备役,她深信自己在某些悲惨的作为人体试验的实验品的经历中得到了英雄的拯救,因此也全心全意信任着英雄们。其中,SCP-mha-1053对待相███教授、通████实验员和SCP-mha-715的态度最为亲近。在她的描述中,她之所以对Site-██站点的成员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了解是因为她确实认识他们。

SCP-mha-1053无法对自身的异常能力做出解释,在她的认知中,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不同的特殊能力,这种能力被称为“个性”,是一种社会常识。

 

附录1053-A:

根█教授(SCP-mha-███)的批示:

嘛~我有听说关于SCP-mha-1053大家的想法。

但目前为止可以知道的信息还是太少了,马上认定SCP-mha-1053可能来自一个所有人都有异常能力的平行世界未免为时过早。

关于SCP-mha-1053和SCP-mha-715之间的情况,我觉得不妨给他们接触的机会嘛。

SCP-mha-715的项目等级没有从Safe变成Neutralized完全依赖的是SCP-mha-1053的能力,如果两者的接触会导致什么问题,恐怕种子早就被种下了,再隔离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

SCP-mha-1053对SCP-mha-715的依赖能很好地帮助完成对SCP-mha-1053的收容,同时让SCP-mha-715接触小孩子也能缓解SCP-mha-715最近的精神状态吧。

最重要的是,SCP-mha-1053有提到吧,在她的理解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锻炼来提高自身的特殊能力也就是她所谓的“个性”,她长大一些后也可以小心训练自身的能力然后去帮助英雄。人形SCP中通过锻炼增强能力的概念可并不常见,听起来像是游戏或者小说一样,而恰恰好SCP-mha-715就具备了具有成长性的异常能力,这不是很有趣吗?

我希望这有助于我们把SCP-mha-715甚至SCP-mha-1053的分级从Safe变为Explained

SCP-mha-715-“牵引者”

祝福绿谷出久生日快乐!因为近期愉快x的加班生活,没能搞定预期的生贺文,抱歉将以似乎并不合适的scp-绿谷出久作为贺文。

 

扩展阅读:

SCP-mha-1053-“回溯女孩”

一些无关紧要的说明

 

SCP-mha-715-“牵引者”

项目编号:SCP-mha-71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mha-715本身为基金会Site-██实习研究员,并始终对基金会抱有长期的配合与服从意向,因此不需要特殊的安全遏制程序,但为了避免非主观意向的收容失控现象,SCP-mha-715主动接受了最低程度的收容措施。

SCP-mha-715被容许继续住在他原来居住的员工宿舍内,并被容许继续拥有宿舍内原有的各种物品。

SCP-mha-715被容许在Site-██内所有一般区域活动,并继续担当研究员。但SCP-mha-715被禁止在非要求下使用自己的异常能力,SCP-mha-715-1事件发生后,这一要求被更改为SCP-mha-715被禁止在一般情况下使用自己的异常能力。

SCP-mha-715-1事件发生后,根据相███教授的要求,SCP-mha-715被禁止继续持有英雄类型的漫画、小说、电影光盘等娱乐品。

SCP-mha-715被禁止和其他scp进行直接接触,以防止异常的失控,但在████年██月██日后,由于SCP-mha-1053对SCP-mha-715的高度依赖性,SCP-mha-715被许可通过申请的方式与SCP-mha-1053在监控下会面。

描述:SCP-mha-715为基金会Site-██实习研究员绿███,是一名16岁的亚洲男性,于████年██月██日向自己的上级八███教授报告了自身的异常现象。

他身上的主要异常体现为他可以吸引小型物品,这种吸引并非是简单的从身体上提供了一个吸引的力,而是似乎可以将指定的物品消除引力停滞在空中,再缓慢地拉向身体。

根据SCP-mha-715自身的判断,他提供给被吸引的物品的是两种力,一种是维持物品停滞在空中的力,另一种才是将物品拉向身体方向的微弱引力。因此他判定自身的异常能力比起吸引,更近似于牵引。当SCP-mha-715尝试牵引物品时,并非一定需要同时施加这两种力,但只单独运用其中一种力时,物品仅能浮在空中不动或是掉在地上被缓慢拖动,此外SCP-mha-715自己描述会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

根据SCP-mha-715自身描述,他在大约4岁时拥有了这种异常的能力,他尝试用这种能力去在玩伴中获取地位,但很快意识到这并不是正常人会自然而然拥有的力量,因此有意识地隐瞒这种能力的存在。为了以防万一,已对SCP-mha-715记忆中有展示过异常能力的人员进行消除记忆,同样在Site-██工作的爆███研究员除外。

对SCP-mha-715五代以内的血缘亲属进行调查,并未发现类似的异常现象。

对SCP-mha-715的身体进行的检查,并未发现异常。

SCP-mha-715具有较高的智商和分析能力,作为研究员通晓scp研究流程,根据他自己提出的实验建议,对SCP-mha-715能力的极限进行了测试,确认SCP-mha-715只能牵引正常状况下他能拿起的物品,这种牵引往往会给SCP-mha-715带来拿着牵引的物品所要承受的一样的压力。

但在SCP-mha-715-1事件发生后,SCP-mha-715本人猜测其能力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大幅提升,但受到SCP-mha-715本人友善的性格影响,SCP-mha-715拒绝一切有可能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实验。

作为替代,SCP-mha-715为自己设计了仅仅涉及自己的实验计划,已确认这种异常能力是可以被锻炼的,并且SCP-mha-715的牵引极限应该为自己的体重或略微超过自己的体重。在确认了自身的异常能力可以加强后,SCP-mha-715提交了关于训练自身异常能力以及加入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的申请,均被相███教授驳回。

但在这之后发生了SCP-mha-715-2事件,现在SCP-mha-715已经被准许进行体能训练、枪械训练以及在监控下进行自身异常能力的训练。

 

附录715-A:

SCP-mha-715-1事件:发生于████年██月██日的收容失控事件中,SCP-mha-715在撤离过程中发现当时位于楼下的特工夜█正在遭遇生命危机,随即擅自使用了超过实验中极限的异常能力将特工夜█快速拉到楼上,此后面对追杀而来的scp-██,SCP-mha-715要求其他人员快速撤离并断后利用自身的异常能力将scp-██“钉”在了墙上至少三分钟,直到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赶到,此时SCP-mha-715已重伤。在此事件后SCP-mha-715的四肢都留有暗伤,根据医生修███的要求,不建议SCP-mha-715继续参与活动等级A以上的实验。

 

SCP-mha-715-2事件:发生于████年██月██日的收容失控事件中,SCP-mha-715发现由于█████████半数研究员未及时撤离,因此组织了████████████进行援救工作,在援救过程中SCP-mha-715再次遭到重创,当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赶到时,SCP-mha-715由于肢体爆裂已濒死,在被运送到临时治疗点时,由于SCP-mha-1053擅自出现并使用她的能力,SCP-mha-715被“回溯”到了身体完好的状态,这也是SCP-mha-1053首次展现她真正的异常能力。

 

附录715-B:

在SCP-mha-715-1事件和SCP-mha-715-2事件中,SCP-mha-715都表现出了不凡的勇气与牺牲精神,显而易见,他倾向于保护他人,甚至可以说会本能地保护他人。为此不惜让自己伤痕累累——即使根据疼痛测试,他的痛觉系统与常人无异——似乎是纯粹的牺牲精神似乎让他本人拥有了远超常人的耐痛能力,当然的,并没有给予SCP-mha-715比常人更强的生命力。

相███教授认为SCP-mha-715爱好阅读的英雄类型的娱乐品给了他极其不好的影响,因此在SCP-mha-715-1事件后彻底禁止了SCP-mha-715持有此类作品,但鉴于此后的SCP-mha-715-2事件中SCP-mha-715的“以拯救他人为目的的自我毁灭倾向”,SCP-mha-715得到了进行体能训练、枪械训练以及在监控下进行自身异常能力的训练。

 

附录715-C:

Site-██████部分会议记录如下:

八███教授:我至今……好吧应该说我现在在想,我把绿█少年带进来真的是正确的吗?当然他认为异常确实应该被很好的安置这一点没错,他本人也可以说是最友好的scp项目,但我仍然……

我的意思是本来像他这样年轻的孩子不该承受这样的人生的——我不是指被监管这一点,尽管这一点也让我抱歉——但至少他绝不该承受被那种可怖的项目撕碎的痛苦啊!

当然,没人应该忍受这种恐怖的事情……至少不该手无寸铁地面对这种事……

——不不,请让我说完!

“控制、收容、保护”,我想我们还不至于忘记我们的口号。而绿█少年也始终遵循着这一口号。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给他这个机会,至少下一次如果他再次违反规定卷入这种事情他会有更好的方法来处理,保护他人,保护自己。

山███教授:下一次?!现在就开始思考下一次?!

香██教授:唔,虽然我也觉得不管怎么惩罚,下一次他也照样会违反规定选择去救人但你直接这么说总觉得……

根█教授(SCP-mha-███):嘛~毕竟那孩子是特工欧███的弟子这种事也正常吧~机动特遣队的事情另谈,但训练确实可以提上日程嘛。运用一切可运用的力量来“控制、收容、保护”本来就是我们的目的啊~

香██教授:哈哈哈,由根█“校长”说这话真的分外合适呢,那么这就定下来吧。

石██教授:比起那个,我更在意他的精神状态是否还正常。虽然第一次的事之后就委托了修█医生做心理疏导,但第二次的事中……

山███教授:我明白你的意思!那小子的自我牺牲意识已经到不正常的地步了!

香██教授:你们怀疑这是他精神上的异变?

八███教授:不,你们为什么会怀疑这方面?他从一开始就是这种人啊,你们忘了他入职测试中发生的事了吗?

虽然我也很在意,为什么在发生了如此可怕的事后,他居然会冒出加入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的想法……这孩子到底跟谁学的?!

相███教授:跟谁学的你心里没数吗?!

 

备注1:在SCP-mha-715进行研究员入职测试时,同样进行入职测试的丽███(现任实习实验员)因意外事故从高空坠落,SCP-mha-715冒着被砸死的危险跑过去接住了对方,因此双臂骨折,并无法完成完整的入职测试。

备注2:八███教授,原为特工欧███,前机动特遣队-“和平的象征”(该特遣队已遣散,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是该特遣队的“重生计划”)知名成员,因在特遣队的高危工作经历,身体极为瘦削,眼窝深陷,一半的呼吸器官及整个胃部都被摘除。合理推测作为其弟子的SCP-mha-715以他为榜样才会抱有近乎不正常的轻视自身的态度,并且意图加入机动特遣队-“最后的英雄”也是受到其影响。

备注3:该会议后除了处罚违规的SCP-mha-715外,大幅加重了对主动协助他的饭███实验员、轰██实验员、切████实验员、八███实验员的惩罚,并对提供了帮助的丽███实验员等人也给予警告,尝试借助SCP-mha-715重视他人更甚于自己的性格特征对他的行为予以限制。

 

因为上次投票已经在群里了,不过还是要转发一下。

宝医生:

从转发里抽五位送《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的无料


从给久投了票的人里抽十位送《危情记实录》的无料,抽十位送《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的无料,你发给我投票的截图,我给你寄无料


危情和喜欢的无料都含不公开番外,也就是我已经写了,但是只有无料里有,以后我也不会公开的番外


无料只有这次投票有,以后不会通贩也不会再送,也就是只有这二十几份


危情的无料如果对方是十八岁以下自动换成喜欢的无料


以上

月刺啾啾:

mha第五次人气投票即将开始啦
具体规则入群看置顶公告,欢迎各位久妈加入应援群,久久冲鸭!(帮忙宣传一波)
群号:850729166

二维码可见图
现在是初步调查预算中,大家可以多注意一下群公告,感谢大家支持!

为了宝贝儿大家冲鸭!!!在这条lof的评论心推里抽一个人送一套神明的回礼加旺仔牛奶一箱 7.15开奖

【少年爬下了屋顶】《沉睡的法则》6月18日正式登陆steam!

 甜蜜的等待终于来到了尽头

四块二茶会:


再放一次页面地址:XD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965820

无比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耐心等待与支持,游戏至此终于完成,这场曾经仿佛永无止境的长跑也来到了终点。

这是爬下屋顶的多恩的正式旅程,也是茶会自己新旅程的起点,也许疲惫不堪,也许走了许多弯路,但故事不会终结。法则带给我们的经验与教训会在下一部游戏里化为养料,让茶会能更好地回报大家。

旅程即将结束,旅程即将开始。

愚人节快乐!(^o^)/~


抱歉我今年也在愚人!游戏啥的肯定不存在!


(而且堕怠到连虚假的封面图都没糊一张x)


感觉愚人节这样恶作剧一下x已渐渐变成传统(并没有)。


但至少这里有三段没啥意义的gif,讲述一个无聊魔女偶遇多尔克后的无聊对话~


望博诸君一乐


~


 


看起来像是游戏界面吗?是的,它就是!


脑洞来源于拥有着“舞会”“攻略”系统的换装手机游戏《螺旋圆舞曲》,上周五突然冒出了可以玩一下这样的脑洞然后龟速运转了起来。gif中的背景就来自《螺旋圆舞曲》。


橙光制作器了解一下!好久没玩过居然不知啥时候做了个新版本出来,和以前版本不一样了临时现查制作手册,因为自带UI非常难看,而且不知为啥橙光现在没有现成的免费UI了,我只好临时找免费素材PS了一个,然后经历了软件崩溃崩到我内心崩溃之后终于莫名其妙成功导入了……(真实脑洞一时爽,实践火葬场x)


总之在临时学习了橙光、录屏和视频转gif后我胜利达成了!(我真厉害!x)然后发现了有个地方有点bug,但我……什么也没看到(懒得改了)!所以请忽视哟~


要是给自己留了更多的时间大概可以编一个完整故事?不过作为一个恶作剧也姑且还算有趣吧。


 


原作中多尔克坚持“魔界之人不可以有心”的想法是不是因为她见过真正的没有心的魔界之人呢?没有“心”又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脑洞里作为主人公视角的“魔女”6个话题选择项除了多尔克不感兴趣的两项外其他四项不管看上去与多尔克和睦与否其实都是下“爱”的诅咒或者发现多尔克注定陷入“爱”的诅咒的展开。


“魔女”不懂爱,也对爱毫无兴趣,她搞事只是为了有趣而已。“爱”对魔族来说不过是一种弱化的诅咒之类,而下不下这个诅咒其实对本身就存在着“心”的多尔克来说是没有差别的——多尔克抗拒这种事本身即是她存在情感的证明,即她身为异类的身份的明证——6个选项其实都只通往一个结果哟(并没在gif里表现的)魔女预言多尔克终将在创界山折在“爱”的诅咒中。而事实也是多尔克不会回到魔界了。


当然对魔女所认为的悲哀的命运——“堕落”在“爱”中——对于拥有心的多尔克来说其实是非常幸福的命运啊。魔女什么“血的诅咒”之类的也只是因为魔女像海豚没有腿一样地没有“心”而已哟,她本人也自由自在地和别人彼此折腾着过得十分愉快呢。


这个魔女大概就是我脑内其中一类“真正的魔界之人”的形象吧。


 


舞会的初始脑洞其实是圣多组来着,但……我可能真的没有描写甜美青涩恋情的能力吧,想不到什么有趣的梗,而且……顺手刷了一点原作没找到很合适抠图做立绘的片段_(:з」∠)_要是有人感兴趣欢迎聊聊能怎么处理?

【REPO】徒花太太的《轰焦冻的爱与谋略》

@徒花 太太要repo那么便有repo! 

 

拍照技术凄惨请不要管,只是纯粹表明本子和挂件我都入了而已……

实际比我拍的渣照片好看若干倍!喜欢这种内外封的设计!画师的图很赞,这种雅致的外封也很美丽~(以及拿到手明白了太太当时“啊啊啊印反了”的误解是怎么回事了2333双面同图偶尔确实会有这种迷惑啦~)

收录了爱与谋略系列的四篇故事的本到手之后,虽然里面的文我之前已经都读过不止一遍(感谢太太让我快乐抢先读x),但还是又赏析了一遍,些许的改动令文章更加圆满和有趣了(比如我挺喜欢轰特地去绿谷父母那边下跪告罪和宣战x的设定233333)(还有咔网络版只是觉得自己的“金玉良言”值回票价本子版居然觉得还该找零真是噗哈哈哈)。

以及虽然以前就评论过,但我还要再指出一次,deku与命运之人里两人相似的行为模式和反应真的非常有趣!

未公开版以前有写过长评了,这里就不再赘述,总而言之就是太棒的本子啦!太太,这真的很令人喜欢!